1. 
      

        <small id="flpvc"></small>

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20831155439.jpg
          了不起的你︱“電影散場了,燈也會亮起來”
          2022-06-17 09:52:00  
          1
          聽新聞

          聽著講臺上老師的操作指令,盯著電腦里的視頻軟件,26歲的張雯雯手上動作明顯跟不上節奏。2022年5月,她還是南京一家電影院的檢票員,現在為了找到新工作,從頭學起新技能。

          “從沒想過新街口的影院能停半年。” 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讓春節檔迅速冷卻,以往人頭攢動的影廳也在靜默中關閉。“剛開始還在群里開玩笑,終于有完整的春節假期。”慢慢地,玩笑少了,大家自發更新起全國疫情信息,討論的話題也逐漸變為影院何時復工。“主管讓我們保持信心,但他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回去,我們等得越久心里越慌。”

          影院停擺,意味著工資減少。“每個月只有2000多的基本工資,吃喝都不夠,還要負擔4600塊的房貸。”張雯雯不得已動用了為結婚攢的積蓄,在咖啡店工作的男朋友則一個人承擔起門店所有的經營和打掃任務,“每個月多掙2000塊錢,貼補家用。”

          2020年7月20日,停擺半年的影院重新開放,張雯雯站在檢票廳,望著久違的排隊感動不已。“隔著口罩都能感覺到所有人都是開心的,他們眼睛彎彎的,還有人買了兩場不同時間的電影票。”復工當天上午,影城一共排片46場,來了 700多位觀影者。好久未有的忙碌讓張雯雯感到安心,“生活總算步入正軌了。”

          這一年,張雯雯迎來了人生大事,在10月份舉行了婚禮。“成家以后,日常開銷、房貸、裝修費都要錢,日子更得精打細算。”都從事服務業的夫妻倆,為了減少疫情帶來的風險,開始商量起換工作。“我心里不想換,影院的工資待遇和福利都還好,而且當時覺得疫情最嚴重的階段已經過去了。”

          現實卻給了張雯雯一個打擊,2021年夏天,南京疫情再次襲來。“前一天晚上還正常上班,第二天就通知居家。”這一次,影院停業了一個多月,“兩位姐姐主動辭職,覺得這種突然‘失去收入’的日子太沒安全感。”

          重新找工作的念頭又被提起來,家里情況也讓張雯雯難以釋懷,“一有疫情,壓力幾乎都在老公身上,心里過意不去。”可想到步入社會來,幾乎沒嘗試過其他工作,她又膽怯,“大環境不好,萬一辭職了找不到更好的工作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日子在擔憂中一天天溜走,2022年3月,新一輪疫情又一次降臨。“南京有影院已經‘半倒閉’,我還聽消息說商場可能會收回影院的場地。”一個多月后,聽來的“消息”成真,位于商場一期的電影院被收回,只留下二期的部分小廳。影院停業成為定局,人員裁減隨之而來。很快,領導通知她辦理離職手續,張雯雯失業了。

          “之前一直猶豫,這次算幫我做決定。”離開影院后,張雯雯學起視頻剪輯,“我本身就喜歡看短視頻,短視頻現在火熱,將來也是一種出路。”作為沒有任何理論和實操基礎的新人,張雯雯每天花12個小時用來學習培訓課程。“論難度肯定是現在難,但我不想再重復之前被動的生活了。”

          原來影院的同事還會和張雯雯聯系,互相打氣。“電影散場了,燈也會亮起來,生活總該迎著光亮,堅強地走下去。”張雯雯說。

          (文中張雯雯為化名,圖片由受訪者提供)

          新江蘇·中國江蘇網記者喻婷

          標簽:
          責編:喻婷 易保山
          下一篇
          无码专区国产精品第一页